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價值

文化價值

文化價值

被發現的全國最大、最早的宋代古窖池

2016年,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宋先世、曹波,副研究員翁澤坤,四川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王魯茂,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王子今,國家博物館考古部主任楊林,四川省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法國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古人類學研究員安娜·唐布里克爾,先后歷經三次考古專家組的科學考察與研究,通過在遺址復原處6個方形發掘坑(窖池)中窖池石磚壁清晰可見的菱形圖案、卷枝花卉等石刻紋飾,以及所發現的石缸等器物形制和石雕紋飾,具有宋代晚期的藝術風格和文化特征,專家初步判斷觀點一致,認定該遺址為宋代晚期的物質文化遺存,同時鑒于這一遺址的釀酒作坊要素十分完整,亦被初步認定為目前考古發現全國最大、最早的宋代窖池,是探討、研究該地區文化、釀酒工藝等難得的實物性資料,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意義。

專家給出宋代窖池的結論,這不僅將茅臺鎮白酒釀造歷史提前到了宋代晚期(距今約700余年,),向前推了數百年,另外,基于兩宋時期實施官營釀酒銷售壟斷的榷酒制度和遺址窖池規模較大考慮,專家進一步分析研究,此遺址基本排除民間自釀酒坊窖池的可能,給出了該遺址為[宋代官窖]的意見,這使其成為兩宋時期榷酒制度和官庫酒的見證!這一堪稱中國考古學重大發現,讓[宋代官窖]聲名鵲起!

——將茅臺燒酒技藝推向700年前

眾所周知醬香酒工藝繁復,堪稱中國白酒工藝的“活化石”,仁懷地區釀酒史已有商周漢代相關酒器酒具出土,可謂釀酒歷史悠久。但關于當今茅臺鎮蒸餾燒酒、醬香回沙酒工藝的歷史考證一直停留在兩三百年前左右,所有記載均源于清代。[宋代官窖]的出土發現,是茅臺鎮蒸餾燒酒和醬香回沙酒在宋代即有的十分重要的實物證據,按照考古專家嚴謹的說法,[宋代官窖]應屬于“宋代晚期”即13世紀初,距今有700余年的歷史,將茅臺燒酒工藝向前推進了數百年之久!“宋代官窖”的出現,再現了核心板塊茅臺鎮的久遠的醬酒歷史,為它提供了充足的歷史自信和文化支撐!
 

——茅臺釀酒技藝進化的始祖

[宋代官窖]將中國蒸餾燒酒工藝和茅臺鎮釀制回沙酒的推進到了宋代,成為中國該工藝發現的最早、最大的古窖池。從另一格角度上講,[宋代官窖]定然自宋晚期就是茅臺鎮釀酒技藝和文化發展的重要參與者,甚至極有可能是核心推動者,亦是茅臺鎮制曲工藝和獨有微生物菌群極為重要的培養和孕育之地,伴隨著釀酒技藝演進和微生物菌群在茅臺鎮歷經七百余年的繁衍、擴散及進化,不斷將茅臺鎮醬香回沙酒技藝推向更精進的高度,成就茅臺醬香酒今天獨一無二的人間妙品地位。因此[宋代官窖]可謂時茅臺醬香白酒工藝的始祖,是茅臺醬酒文化的神圣之所,其文化價值彌足珍貴!
 

——見證著古代官營釀酒榷酒制度;

[宋代官窖]屬于南宋晚期什么時間、屬當時瀘州郡仁懷堡(縣)什么機構已無從考究查證;但兩宋時期是中國釀酒史的重要時期,政府因重視酒稅實施榷酒制度,官府為此設置酒務和監官,管理酒的釀造和售賣,正所謂“縣官自酩榷賣酒,小民不復得酩也”;官營酒業釀造自用以及出售的酒被統稱為“官酒”、“官醞”、“官庫酒”、“公庫酒”等;巨大的酒課收入不僅增加了中央財政收入(約占南宋貨幣總收入的20%左右。),有時也因抵用外族入侵而“軍費不足,尤借天下酒榷之利”。[宋代官窖]重現當世,訴說古著南宋鐵骨錚錚的歷史和古人酒文化的輝煌與浪漫,也向世人展示著古代榷酒制度和官庫酒的歷史。
 

——中國燒酒工藝演進的始祖鳥;

宋朝是中國歷史上全面高度繁榮的時代,在榷酒制度、百姓富足及糧食充裕背景加持下,釀酒工業在中國釀酒史上處于提高期和成熟期,大量釀酒理論著作問世,使宋代成為中國歷史上編撰酒經和制曲釀酒工藝理論最多的一個朝代。但蒸餾燒酒這一革命性的工藝突破,因李時珍《本草綱目》所述始于元的記載,而是否在宋時期便已經逐漸演化成熟一直是釀酒歷史疑案;日本學者篠田統先生依據《夢梁錄》所云“孝仁坊口,水晶紅白燒酒,曾經宣喚,其味香軟,入口便消”的是宋代有蒸餾酒的重要史料證據。即:即水晶般透明的西方紅燒酒(葡萄燒酒)、南宋時水晶透明的白燒酒(意即蒸餾白酒);遺憾是關于宋代就有燒酒工藝的結論,一直未有考古方面的實物鐵證被發現。[宋代官窖]重見天日,其像是燒酒工藝演進考古學上的始祖鳥,用窖池設施和石缸等釀酒講述了燒酒工藝始于宋的事實,終結了蒸餾燒酒工藝始于何時的文化謎案!
 

文化價值

被發現的全國最大、最早的宋代古窖池

2016年,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宋先世、曹波,副研究員翁澤坤,四川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王魯茂,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王子今,國家博物館考古部主任楊林,四川省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法國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古人類學研究員安娜·唐布里克爾,先后歷經三次考古專家組的科學考察與研究,通過在遺址復原處6個方形發掘坑(窖池)中窖池石磚壁清晰可見的菱形圖案、卷枝花卉等石刻紋飾,以及所發現的石缸等器物形制和石雕紋飾,具有宋代晚期的藝術風格和文化特征,專家初步判斷觀點一致,認定該遺址為宋代晚期的物質文化遺存,同時鑒于這一遺址的釀酒作坊要素十分完整,亦被初步認定為目前考古發現全國最大、最早的宋代窖池,是探討、研究該地區文化、釀酒工藝等難得的實物性資料,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意義。

專家給出宋代窖池的結論,這不僅將茅臺鎮白酒釀造歷史提前到了宋代晚期(距今約700余年,),向前推了數百年,另外,基于兩宋時期實施官營釀酒銷售壟斷的榷酒制度和遺址窖池規模較大考慮,專家進一步分析研究,此遺址基本排除民間自釀酒坊窖池的可能,給出了該遺址為[宋代官窖]的意見,這使其成為兩宋時期榷酒制度和官庫酒的見證!這一堪稱中國考古學重大發現,讓[宋代官窖]聲名鵲起!

——將茅臺燒酒技藝推向700年前

眾所周知醬香酒工藝繁復,堪稱中國白酒工藝的“活化石”,仁懷地區釀酒史已有商周漢代相關酒器酒具出土,可謂釀酒歷史悠久。但關于當今茅臺鎮蒸餾燒酒、醬香回沙酒工藝的歷史考證一直停留在兩三百年前左右,所有記載均源于清代。[宋代官窖]的出土發現,是茅臺鎮蒸餾燒酒和醬香回沙酒在宋代即有的十分重要的實物證據,按照考古專家嚴謹的說法,[宋代官窖]應屬于“宋代晚期”即13世紀初,距今有700余年的歷史,將茅臺燒酒工藝向前推進了數百年之久!“宋代官窖”的出現,再現了核心板塊茅臺鎮的久遠的醬酒歷史,為它提供了充足的歷史自信和文化支撐!
 

——茅臺釀酒技藝進化的始祖

[宋代官窖]將中國蒸餾燒酒工藝和茅臺鎮釀制回沙酒的推進到了宋代,成為中國該工藝發現的最早、最大的古窖池。從另一格角度上講,[宋代官窖]定然自宋晚期就是茅臺鎮釀酒技藝和文化發展的重要參與者,甚至極有可能是核心推動者,亦是茅臺鎮制曲工藝和獨有微生物菌群極為重要的培養和孕育之地,伴隨著釀酒技藝演進和微生物菌群在茅臺鎮歷經七百余年的繁衍、擴散及進化,不斷將茅臺鎮醬香回沙酒技藝推向更精進的高度,成就茅臺醬香酒今天獨一無二的人間妙品地位。因此[宋代官窖]可謂時茅臺醬香白酒工藝的始祖,是茅臺醬酒文化的神圣之所,其文化價值彌足珍貴!
 

——見證著古代官營釀酒榷酒制度;

[宋代官窖]屬于南宋晚期什么時間、屬當時瀘州郡仁懷堡(縣)什么機構已無從考究查證;但兩宋時期是中國釀酒史的重要時期,政府因重視酒稅實施榷酒制度,官府為此設置酒務和監官,管理酒的釀造和售賣,正所謂“縣官自酩榷賣酒,小民不復得酩也”;官營酒業釀造自用以及出售的酒被統稱為“官酒”、“官醞”、“官庫酒”、“公庫酒”等;巨大的酒課收入不僅增加了中央財政收入(約占南宋貨幣總收入的20%左右。),有時也因抵用外族入侵而“軍費不足,尤借天下酒榷之利”。[宋代官窖]重現當世,訴說古著南宋鐵骨錚錚的歷史和古人酒文化的輝煌與浪漫,也向世人展示著古代榷酒制度和官庫酒的歷史。
 

——中國燒酒工藝演進的始祖鳥;

宋朝是中國歷史上全面高度繁榮的時代,在榷酒制度、百姓富足及糧食充裕背景加持下,釀酒工業在中國釀酒史上處于提高期和成熟期,大量釀酒理論著作問世,使宋代成為中國歷史上編撰酒經和制曲釀酒工藝理論最多的一個朝代。但蒸餾燒酒這一革命性的工藝突破,因李時珍《本草綱目》所述始于元的記載,而是否在宋時期便已經逐漸演化成熟一直是釀酒歷史疑案;日本學者篠田統先生依據《夢梁錄》所云“孝仁坊口,水晶紅白燒酒,曾經宣喚,其味香軟,入口便消”的是宋代有蒸餾酒的重要史料證據。即:即水晶般透明的西方紅燒酒(葡萄燒酒)、南宋時水晶透明的白燒酒(意即蒸餾白酒);遺憾是關于宋代就有燒酒工藝的結論,一直未有考古方面的實物鐵證被發現。[宋代官窖]重見天日,其像是燒酒工藝演進考古學上的始祖鳥,用窖池設施和石缸等釀酒講述了燒酒工藝始于宋的事實,終結了蒸餾燒酒工藝始于何時的文化謎案!
 

文化價值

被發現的全國最大、最早的宋代古窖池

2016年,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宋先世、曹波,副研究員翁澤坤,四川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王魯茂,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王子今,國家博物館考古部主任楊林,四川省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法國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古人類學研究員安娜·唐布里克爾,先后歷經三次考古專家組的科學考察與研究,通過在遺址復原處6個方形發掘坑(窖池)中窖池石磚壁清晰可見的菱形圖案、卷枝花卉等石刻紋飾,以及所發現的石缸等器物形制和石雕紋飾,具有宋代晚期的藝術風格和文化特征,專家初步判斷觀點一致,認定該遺址為宋代晚期的物質文化遺存,同時鑒于這一遺址的釀酒作坊要素十分完整,亦被初步認定為目前考古發現全國最大、最早的宋代窖池,是探討、研究該地區文化、釀酒工藝等難得的實物性資料,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意義。

專家給出宋代窖池的結論,這不僅將茅臺鎮白酒釀造歷史提前到了宋代晚期(距今約700余年,),向前推了數百年,另外,基于兩宋時期實施官營釀酒銷售壟斷的榷酒制度和遺址窖池規模較大考慮,專家進一步分析研究,此遺址基本排除民間自釀酒坊窖池的可能,給出了該遺址為[宋代官窖]的意見,這使其成為兩宋時期榷酒制度和官庫酒的見證!這一堪稱中國考古學重大發現,讓[宋代官窖]聲名鵲起!

——將茅臺燒酒技藝推向700年前

眾所周知醬香酒工藝繁復,堪稱中國白酒工藝的“活化石”,仁懷地區釀酒史已有商周漢代相關酒器酒具出土,可謂釀酒歷史悠久。但關于當今茅臺鎮蒸餾燒酒、醬香回沙酒工藝的歷史考證一直停留在兩三百年前左右,所有記載均源于清代。[宋代官窖]的出土發現,是茅臺鎮蒸餾燒酒和醬香回沙酒在宋代即有的十分重要的實物證據,按照考古專家嚴謹的說法,[宋代官窖]應屬于“宋代晚期”即13世紀初,距今有700余年的歷史,將茅臺燒酒工藝向前推進了數百年之久!“宋代官窖”的出現,再現了核心板塊茅臺鎮的久遠的醬酒歷史,為它提供了充足的歷史自信和文化支撐!
 

——茅臺釀酒技藝進化的始祖

[宋代官窖]將中國蒸餾燒酒工藝和茅臺鎮釀制回沙酒的推進到了宋代,成為中國該工藝發現的最早、最大的古窖池。從另一格角度上講,[宋代官窖]定然自宋晚期就是茅臺鎮釀酒技藝和文化發展的重要參與者,甚至極有可能是核心推動者,亦是茅臺鎮制曲工藝和獨有微生物菌群極為重要的培養和孕育之地,伴隨著釀酒技藝演進和微生物菌群在茅臺鎮歷經七百余年的繁衍、擴散及進化,不斷將茅臺鎮醬香回沙酒技藝推向更精進的高度,成就茅臺醬香酒今天獨一無二的人間妙品地位。因此[宋代官窖]可謂時茅臺醬香白酒工藝的始祖,是茅臺醬酒文化的神圣之所,其文化價值彌足珍貴!
 

——見證著古代官營釀酒榷酒制度;

[宋代官窖]屬于南宋晚期什么時間、屬當時瀘州郡仁懷堡(縣)什么機構已無從考究查證;但兩宋時期是中國釀酒史的重要時期,政府因重視酒稅實施榷酒制度,官府為此設置酒務和監官,管理酒的釀造和售賣,正所謂“縣官自酩榷賣酒,小民不復得酩也”;官營酒業釀造自用以及出售的酒被統稱為“官酒”、“官醞”、“官庫酒”、“公庫酒”等;巨大的酒課收入不僅增加了中央財政收入(約占南宋貨幣總收入的20%左右。),有時也因抵用外族入侵而“軍費不足,尤借天下酒榷之利”。[宋代官窖]重現當世,訴說古著南宋鐵骨錚錚的歷史和古人酒文化的輝煌與浪漫,也向世人展示著古代榷酒制度和官庫酒的歷史。
 

——中國燒酒工藝演進的始祖鳥;

宋朝是中國歷史上全面高度繁榮的時代,在榷酒制度、百姓富足及糧食充裕背景加持下,釀酒工業在中國釀酒史上處于提高期和成熟期,大量釀酒理論著作問世,使宋代成為中國歷史上編撰酒經和制曲釀酒工藝理論最多的一個朝代。但蒸餾燒酒這一革命性的工藝突破,因李時珍《本草綱目》所述始于元的記載,而是否在宋時期便已經逐漸演化成熟一直是釀酒歷史疑案;日本學者篠田統先生依據《夢梁錄》所云“孝仁坊口,水晶紅白燒酒,曾經宣喚,其味香軟,入口便消”的是宋代有蒸餾酒的重要史料證據。即:即水晶般透明的西方紅燒酒(葡萄燒酒)、南宋時水晶透明的白燒酒(意即蒸餾白酒);遺憾是關于宋代就有燒酒工藝的結論,一直未有考古方面的實物鐵證被發現。[宋代官窖]重見天日,其像是燒酒工藝演進考古學上的始祖鳥,用窖池設施和石缸等釀酒講述了燒酒工藝始于宋的事實,終結了蒸餾燒酒工藝始于何時的文化謎案!
 

文化價值

被發現的全國最大、最早的宋代古窖池

2016年,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宋先世、曹波,副研究員翁澤坤,四川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王魯茂,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王子今,國家博物館考古部主任楊林,四川省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法國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古人類學研究員安娜·唐布里克爾,先后歷經三次考古專家組的科學考察與研究,通過在遺址復原處6個方形發掘坑(窖池)中窖池石磚壁清晰可見的菱形圖案、卷枝花卉等石刻紋飾,以及所發現的石缸等器物形制和石雕紋飾,具有宋代晚期的藝術風格和文化特征,專家初步判斷觀點一致,認定該遺址為宋代晚期的物質文化遺存,同時鑒于這一遺址的釀酒作坊要素十分完整,亦被初步認定為目前考古發現全國最大、最早的宋代窖池,是探討、研究該地區文化、釀酒工藝等難得的實物性資料,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意義。

專家給出宋代窖池的結論,這不僅將茅臺鎮白酒釀造歷史提前到了宋代晚期(距今約700余年,),向前推了數百年,另外,基于兩宋時期實施官營釀酒銷售壟斷的榷酒制度和遺址窖池規模較大考慮,專家進一步分析研究,此遺址基本排除民間自釀酒坊窖池的可能,給出了該遺址為[宋代官窖]的意見,這使其成為兩宋時期榷酒制度和官庫酒的見證!這一堪稱中國考古學重大發現,讓[宋代官窖]聲名鵲起!

——將茅臺燒酒技藝推向700年前

眾所周知醬香酒工藝繁復,堪稱中國白酒工藝的“活化石”,仁懷地區釀酒史已有商周漢代相關酒器酒具出土,可謂釀酒歷史悠久。但關于當今茅臺鎮蒸餾燒酒、醬香回沙酒工藝的歷史考證一直停留在兩三百年前左右,所有記載均源于清代。[宋代官窖]的出土發現,是茅臺鎮蒸餾燒酒和醬香回沙酒在宋代即有的十分重要的實物證據,按照考古專家嚴謹的說法,[宋代官窖]應屬于“宋代晚期”即13世紀初,距今有700余年的歷史,將茅臺燒酒工藝向前推進了數百年之久!“宋代官窖”的出現,再現了核心板塊茅臺鎮的久遠的醬酒歷史,為它提供了充足的歷史自信和文化支撐!
 

——茅臺釀酒技藝進化的始祖

[宋代官窖]將中國蒸餾燒酒工藝和茅臺鎮釀制回沙酒的推進到了宋代,成為中國該工藝發現的最早、最大的古窖池。從另一格角度上講,[宋代官窖]定然自宋晚期就是茅臺鎮釀酒技藝和文化發展的重要參與者,甚至極有可能是核心推動者,亦是茅臺鎮制曲工藝和獨有微生物菌群極為重要的培養和孕育之地,伴隨著釀酒技藝演進和微生物菌群在茅臺鎮歷經七百余年的繁衍、擴散及進化,不斷將茅臺鎮醬香回沙酒技藝推向更精進的高度,成就茅臺醬香酒今天獨一無二的人間妙品地位。因此[宋代官窖]可謂時茅臺醬香白酒工藝的始祖,是茅臺醬酒文化的神圣之所,其文化價值彌足珍貴!
 

——見證著古代官營釀酒榷酒制度;

[宋代官窖]屬于南宋晚期什么時間、屬當時瀘州郡仁懷堡(縣)什么機構已無從考究查證;但兩宋時期是中國釀酒史的重要時期,政府因重視酒稅實施榷酒制度,官府為此設置酒務和監官,管理酒的釀造和售賣,正所謂“縣官自酩榷賣酒,小民不復得酩也”;官營酒業釀造自用以及出售的酒被統稱為“官酒”、“官醞”、“官庫酒”、“公庫酒”等;巨大的酒課收入不僅增加了中央財政收入(約占南宋貨幣總收入的20%左右。),有時也因抵用外族入侵而“軍費不足,尤借天下酒榷之利”。[宋代官窖]重現當世,訴說古著南宋鐵骨錚錚的歷史和古人酒文化的輝煌與浪漫,也向世人展示著古代榷酒制度和官庫酒的歷史。
 

——中國燒酒工藝演進的始祖鳥;

宋朝是中國歷史上全面高度繁榮的時代,在榷酒制度、百姓富足及糧食充裕背景加持下,釀酒工業在中國釀酒史上處于提高期和成熟期,大量釀酒理論著作問世,使宋代成為中國歷史上編撰酒經和制曲釀酒工藝理論最多的一個朝代。但蒸餾燒酒這一革命性的工藝突破,因李時珍《本草綱目》所述始于元的記載,而是否在宋時期便已經逐漸演化成熟一直是釀酒歷史疑案;日本學者篠田統先生依據《夢梁錄》所云“孝仁坊口,水晶紅白燒酒,曾經宣喚,其味香軟,入口便消”的是宋代有蒸餾酒的重要史料證據。即:即水晶般透明的西方紅燒酒(葡萄燒酒)、南宋時水晶透明的白燒酒(意即蒸餾白酒);遺憾是關于宋代就有燒酒工藝的結論,一直未有考古方面的實物鐵證被發現。[宋代官窖]重見天日,其像是燒酒工藝演進考古學上的始祖鳥,用窖池設施和石缸等釀酒講述了燒酒工藝始于宋的事實,終結了蒸餾燒酒工藝始于何時的文化謎案!
 

期特码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