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考古發現

考古發現

考古發現

神秘石缸、石窖初現茅臺鎮

1984年7月,仁懷縣紫云鄉向陽村陳家田發現沖刷出來雕刻紋飾的石缸、石窖、石板等物,因石質器物零落不全,并未引起重視,隨后被原地掩埋保存...。當時并沒有人知道,這些石質器物對于盛產醬香酒的茅臺鎮來說,究竟意味著什么,也更不了解它內含的重大歷史與現實意義!
 

二十余年后,方被發掘保護

2008年,仁懷市茅臺鎮酒中酒集團動工興建醬香酒生產基地,在拆遷過程中,原石質器物發現人蘭朝江向集團領導講述了自家責任田發現石質器物的經歷,表達了希望企業給予重視并進行研究性發掘,以便在規劃建設中盡可能多的給予文化保護和開發利用,并把發現的石缸、石窖等物全部捐獻給酒中酒集團;企業相關領導敏銳的文化嗅覺使他們過果斷決定,對蘭朝江所屬地塊進行進行保護和建設規劃的調整,以便進行更多的發掘發現、實施文化保護及開發利用。2011年,集團領導委托考古、釀酒方面的專業人士,對發現石質器物的地塊進行清理發掘,進一步發現了共有六處規律擺放的砂石花磚群,每處90塊左右雕刻不同紋飾的砂石花磚鑲砌成坑狀,學者初步認定該處應不應是先前猜測的古墓或者民居遺址,而應屬是一個有較早歷史的古代酒坊窖池設施遺存,這一初步意見令茅臺釀酒專家們和集團上下驚喜萬分;出于文化的保護和更好的研究,集團迅速制定相關投資保護計劃,并遷建一棟具有黔北代表性的木構原生態民居到遺址處對其進行保護;茅臺鎮發現古老窖池遺存的消息也在仁懷當地和白酒界不脛而走!
 

考古發現

神秘石缸、石窖初現茅臺鎮

1984年7月,仁懷縣紫云鄉向陽村陳家田發現沖刷出來雕刻紋飾的石缸、石窖、石板等物,因石質器物零落不全,并未引起重視,隨后被原地掩埋保存...。當時并沒有人知道,這些石質器物對于盛產醬香酒的茅臺鎮來說,究竟意味著什么,也更不了解它內含的重大歷史與現實意義!
 

二十余年后,方被發掘保護

2008年,仁懷市茅臺鎮酒中酒集團動工興建醬香酒生產基地,在拆遷過程中,原石質器物發現人蘭朝江向集團領導講述了自家責任田發現石質器物的經歷,表達了希望企業給予重視并進行研究性發掘,以便在規劃建設中盡可能多的給予文化保護和開發利用,并把發現的石缸、石窖等物全部捐獻給酒中酒集團;企業相關領導敏銳的文化嗅覺使他們過果斷決定,對蘭朝江所屬地塊進行進行保護和建設規劃的調整,以便進行更多的發掘發現、實施文化保護及開發利用。2011年,集團領導委托考古、釀酒方面的專業人士,對發現石質器物的地塊進行清理發掘,進一步發現了共有六處規律擺放的砂石花磚群,每處90塊左右雕刻不同紋飾的砂石花磚鑲砌成坑狀,學者初步認定該處應不應是先前猜測的古墓或者民居遺址,而應屬是一個有較早歷史的古代酒坊窖池設施遺存,這一初步意見令茅臺釀酒專家們和集團上下驚喜萬分;出于文化的保護和更好的研究,集團迅速制定相關投資保護計劃,并遷建一棟具有黔北代表性的木構原生態民居到遺址處對其進行保護;茅臺鎮發現古老窖池遺存的消息也在仁懷當地和白酒界不脛而走!
 

考古發現

神秘石缸、石窖初現茅臺鎮

1984年7月,仁懷縣紫云鄉向陽村陳家田發現沖刷出來雕刻紋飾的石缸、石窖、石板等物,因石質器物零落不全,并未引起重視,隨后被原地掩埋保存...。當時并沒有人知道,這些石質器物對于盛產醬香酒的茅臺鎮來說,究竟意味著什么,也更不了解它內含的重大歷史與現實意義!
 

二十余年后,方被發掘保護

2008年,仁懷市茅臺鎮酒中酒集團動工興建醬香酒生產基地,在拆遷過程中,原石質器物發現人蘭朝江向集團領導講述了自家責任田發現石質器物的經歷,表達了希望企業給予重視并進行研究性發掘,以便在規劃建設中盡可能多的給予文化保護和開發利用,并把發現的石缸、石窖等物全部捐獻給酒中酒集團;企業相關領導敏銳的文化嗅覺使他們過果斷決定,對蘭朝江所屬地塊進行進行保護和建設規劃的調整,以便進行更多的發掘發現、實施文化保護及開發利用。2011年,集團領導委托考古、釀酒方面的專業人士,對發現石質器物的地塊進行清理發掘,進一步發現了共有六處規律擺放的砂石花磚群,每處90塊左右雕刻不同紋飾的砂石花磚鑲砌成坑狀,學者初步認定該處應不應是先前猜測的古墓或者民居遺址,而應屬是一個有較早歷史的古代酒坊窖池設施遺存,這一初步意見令茅臺釀酒專家們和集團上下驚喜萬分;出于文化的保護和更好的研究,集團迅速制定相關投資保護計劃,并遷建一棟具有黔北代表性的木構原生態民居到遺址處對其進行保護;茅臺鎮發現古老窖池遺存的消息也在仁懷當地和白酒界不脛而走!
 

考古發現

神秘石缸、石窖初現茅臺鎮

1984年7月,仁懷縣紫云鄉向陽村陳家田發現沖刷出來雕刻紋飾的石缸、石窖、石板等物,因石質器物零落不全,并未引起重視,隨后被原地掩埋保存...。當時并沒有人知道,這些石質器物對于盛產醬香酒的茅臺鎮來說,究竟意味著什么,也更不了解它內含的重大歷史與現實意義!
 

二十余年后,方被發掘保護

2008年,仁懷市茅臺鎮酒中酒集團動工興建醬香酒生產基地,在拆遷過程中,原石質器物發現人蘭朝江向集團領導講述了自家責任田發現石質器物的經歷,表達了希望企業給予重視并進行研究性發掘,以便在規劃建設中盡可能多的給予文化保護和開發利用,并把發現的石缸、石窖等物全部捐獻給酒中酒集團;企業相關領導敏銳的文化嗅覺使他們過果斷決定,對蘭朝江所屬地塊進行進行保護和建設規劃的調整,以便進行更多的發掘發現、實施文化保護及開發利用。2011年,集團領導委托考古、釀酒方面的專業人士,對發現石質器物的地塊進行清理發掘,進一步發現了共有六處規律擺放的砂石花磚群,每處90塊左右雕刻不同紋飾的砂石花磚鑲砌成坑狀,學者初步認定該處應不應是先前猜測的古墓或者民居遺址,而應屬是一個有較早歷史的古代酒坊窖池設施遺存,這一初步意見令茅臺釀酒專家們和集團上下驚喜萬分;出于文化的保護和更好的研究,集團迅速制定相關投資保護計劃,并遷建一棟具有黔北代表性的木構原生態民居到遺址處對其進行保護;茅臺鎮發現古老窖池遺存的消息也在仁懷當地和白酒界不脛而走!
 

期特码大小